卷直直

我的心里写满了zgy

🎐碳酸苏打水🎐:

终于逼我说出这句话了


你可以看不起我,但你不可以看不起我喜欢的cp

好吃!!!

抓住兔斯基的尾巴:

哇啊啊啊啊啊人格分裂梗好棒!!!

深巷血舍:

略微血腥注意X

画了两对贱虫(1610和616)

……老早就想画了,其实也没啥好玩的X

弱弱的问一句,有人吃蜘蛛水仙吗


【意最】溯流「四」

再重申一遍,我爱絮絮,即使她是个智障我也爱她!!!我爱她一辈子!!!

墨山无崖:

虽然
我很困
但是
文还是
要肝的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把火锅这种接地气的玩意吃出高大上的感觉似乎是个高难度命题,不过高知就是高知,气质无处不在,吃火锅也一样。

九千胜的白风衣纤尘不染,起身涮菜捞菜用碗接动作行云流水,成功帅红了加水的服务员的脸。最光阴倒是没他那么耐热,没多久就把衬衫脱了,剩一件灰色短袖T恤轻装上阵,抢菜时丝毫不在意形象。

他们坐的是四人桌,最光阴坐在九千胜旁边,和意琦行面对面。意琦行借着喝茶的动作看他,觉得他真的挺瘦的,但又不是病态的瘦,只是皮肤白,腕骨锁骨形状都是恰好的精致。他左腕上缠着银色的链子,坠着一个小巧的时钟样的饰品。

为什么会戴这种女生才喜欢的小玩意……

“咳。”

意琦行回过神,发现绮罗生和九千胜都眯眼看着他,眼神很是玩味。他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好像在盯着人家的手发呆……

他觉得脸上有点发烧,于是装作被火锅熏热了的样子脱掉了外套,然后依旧低头有一搭没搭地戳碗里的菜。

最光阴抬头看了他一眼,挑了挑眉,没说话。

“意琦行你吃不吃炒饭?”绮罗生问,“我们分一份呗。”

“……啊?”意琦行隔了几秒才迟钝地抬起头,看了看他干干净净的碗,道,“你不吃菜?”

“……吃伤了。”绮罗生苦笑。

“……”意琦行看了看对面弯着眼的九千胜,后者吃着蔬菜很是惬意。“你点吧。”

绮罗生叫服务员加了份炒饭,想了想又要了一瓶啤酒。

“我不喝酒,开车。”意琦行说。

“……唉,”绮罗生有些遗憾,“哥你喝不喝?”

“好啊。”九千胜欣然道,“最光阴你……”

“拒绝。”最光阴斩钉截铁。

“……”九千胜愣了愣,突然想起了什么,于是忍不住笑了,给绮罗生使了个眼色,后者恍然,于是也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最光阴面无表情,抢走了九千胜面前碟子里的最后一个紫薯球。

意琦行看向绮罗生的眼神带着询问。绮罗生抿着嘴憋笑,只朝他摆了摆手。

“意琦行。”最光阴突然说。

意琦行觉得心头突然一跳,回头看到最光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琥珀色的眼睛里神色认真。

“……怎么了。”意琦行莫名有些紧张。

“把水壶递给我。”最光阴平淡地说。

“……”



吃完饭下楼,九千胜接了个电话,回头对绮罗生说,“你自己先回去吧,我回所里一趟。”

意琦行说:“坐我的车吧。”

“你下午不是忙?”绮罗生提着书包掏公交卡,“这边去你公司又不顺路。”

“三点开会,还早,下雨呢。”意琦行摇了摇头,“而且我还得送他回去……”

最光阴把帽子扣在脑袋上,靠在一家店的玻璃橱窗发呆,闻言转过了头,“你可以先走,我认路。”

“你没带伞啊。”意琦行想都不想就回答。

“……”最光阴歪着脑袋看他,犹豫了一会,僵硬地说,“哦,那谢谢。”

绮罗生抱着书包,视线在他们间打了个转,轻轻笑了笑。


雨脚从清晨走到午后,没有止歇的意思。水泥路的颜色比晴日里深了些,霓虹灯是雨里浓墨重彩的点滴,整个城市都在寂静中鲜活。

“今年雨下得真久啊。”绮罗生看着车窗外的道路,“整个人都霉了。”

意琦行在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,“好像还得下一个星期。”

“呼……迟早会把一中淹了。”绮罗生开玩笑道。

“有可能。”最光阴突然冒出一句,“那里地势太低了,排水不好。”

意琦行有些意外。他觉得最光阴看起来对什么都不认真,有时又觉得他对什么都太认真。

“那承你吉言,我说不定能早点放假……”绮罗生笑着说。

意琦行转头看了最光阴一眼。他靠在车椅背上,脸偏向窗外,帽子和包放在膝头。车窗昏暗的倒影里,他好像看见他嘴角扬起了个浅浅的弧。

“我到下一个路口下车。”最光阴说。

“嗯?”意琦行愣了愣,“还没到呢。”

“给小蜜桃买吃的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车停在一个安静的街角。街角是一家半大不大的咖啡厅,外面是深色木质装修,用大遮阳伞和塑料屋檐挡雨,门前蹲着一排乖顺的盆栽。

最光阴抱着包和帽子就往车外面钻,车门啪地摔上,意琦行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跑在雨里了。绮罗生刚从脚边把雨伞捞起来,一时间也有点愣,看见意琦行的表情,笑着打趣,“你怎么一副恨不得冲出去给他送伞的样子。”

意琦行:“……”

“你还是少开点这种玩笑吧。”意琦行抬手捏了捏鼻梁,叹了口气。

绮罗生依旧微笑着,不置可否。


最光阴抱着个纸袋从咖啡厅里出来,看见台阶底下站着个人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意琦行打着绮罗生那把白雨伞,目光游移,半天才来了一句:“……雨下得有点大。”

“哦,”最光阴说,“我还以为你们先走了。”

咖啡厅门前有一盏暖色的门灯,在雨里漫着昏昏的光。最光阴站在台阶上看他,看得很认真又很迷茫。他注意到他脸上有点尴尬的红,半垂着眼,睫毛很长,恰好遮住他眼里要藏不藏的情绪。

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。最光阴想。

他边盯着意琦行看边蹦下来钻到伞底下,和他肩并肩站在一起。那把伞其实很小,伞下的空间便很局促,他们俩身高差不多,意琦行一转头,四目相对,本来就极小的距离就更变得微不足道。

他们心有灵犀地开始试探对方,从呼吸到眼神到情绪,你进我退,最终无进无退。最光阴自然而然地移开了视线,“走啊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意琦行看了看他怀里抱着的纸袋,“……包子?”

“啊,是啊。”最光阴回答,“你要吃?”

“……不。”他只是好奇为什么咖啡店里会卖包子,以及肉包子打狗的真实性……

“原来你不饿啊。”最光阴走到他前面一点,与他错开一小段距离,边走边说,“刚刚看你几乎什么都没吃,还以为你有胃病。”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最光阴点了点头,“哦,那就好。少喝酒。”

意琦行心说关你什么事呢,但窃喜的感觉兀自隐隐作祟,他只好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,表面上回答得简单又诚恳,“嗯,好。”

正好走到车门前,最光阴回头对他笑了一下,打开门上车去了。

意琦行愣在原地,半天,才慢悠悠地绕到驾驶座,开门坐了上去。

接下来的一段路里他眼前时不时闪过那个笑,刻意地、极淡的笑,像一个乖孩子为了使自己的第一次恶作剧显得逼真一点,努力做出的僵硬表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哎。
寒假再说。@卷直直 


【资源向】福山润BL DRAMA不完全收录表(含链接)

!!!

叶络_停更到15号=w=:

我的度盘因为被和谐过,很多资源都不在自己的电脑上,就放点在B站和网易云搜刮的抓。


情敌们拔刀来战啊(¬︿̫̿¬)


好气啊用手机的话链接是无效的_(:3」∠❀)_那av号是有效的,手机党搜av号吧…


【加个云盘的分享:润二受音H部分的合集→


http://suqili.lofter.com/post/3f9c04_d8df4bf




首先是樱润,这个是我大本命!


·樱井孝宏×福山润


《第二次靠近》


校园轻松向,有肉,而且是教室PLAY,考哥在这抓里的声音倾向本音,樱润党可以尽情脑补w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736814/


《学园天堂》樱润的剪辑


依旧有肉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62094/




樱润的抓真的少啊,还有个B站上没有,是润润被卖掉,当然被考哥买了回去啦♪(^∇^*),但是这个看起来黄暴的设定却是个清水抓,遗憾……名字好像是《日本啊日本》。




接下来是二本命西润!


·小西克幸×福山润


首先是我那篇酒茨文开头提到的,《不道德之恋》


注意,有换攻的情节,一开始攻是子安武人,润润还有勾引另一个路人。特别黄暴,除了最短的那P其他都有肉,副CP是鸟海浩辅×杉田智和。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441436/


《独裁者之恋》


有肉。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092483/


然后是三部曲


《没有你我无法呼吸》1-3P,后作戳UP主的空间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148842/


《没有你,太阳也不会照常升起》


这部里的FT里,两人亲口承认了彼此配合得很好。


【小西:这是我久违了的和福山润桑演对手戏了呢。


润:是的。


小西:果然,润桑作为被我抱过的男人来说,是最最好攻的呢~


润:确实呢,对我来说,小西桑作为抱过我的男人来说,是最好配合的呢。


小西:总觉得很能进入状态,呼吸方面配合得很顺利。


润:对,该说是互相了解吧……


小西:总觉得就像是齿轮很好地咬合在一起一样呢~】


(西润党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!)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264867/


《有你纵使天涯海角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323255/


这三部里的JUN萌化了……


《被爱的人告白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148069/




·前野智昭×福山润


肯定就得说《艳汉》啦♪(^∇^*)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828315/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456253/


这个可以脑补狗茨,我爱邪教。




·中村悠一×福山润


最近在听U1和润润的抓,两个人都可爱得不要不要的。


《星期恋人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001835/


《睁开眼睛》


这个很适合练日语听力,我是认真的……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178438/




·鸟海浩辅×福山润


《交易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250511/




·森川智之×福山润


帝王攻来了!


《心如深深撕裂一般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270206/


《在摩天轮的怀抱之中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276220/


《养龙的男人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815109/


《Wild Rock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816651/




·平川大辅×福山润


《月宿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095678/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104764/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123287/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131978/


《美貌的挑衅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779049/


《brothers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6686290/




·神奈延年×福山润


《与宿舍长的秘密契约》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746939/




网易云上还有个日野聪×润润和子安×润润的,但我懒得开网易云了……名字是《职业,王子》和《沉溺在你的怀中》,大家搜下吧。


度盘里的懒得放了OTZ,整理好麻烦。

【意最】溯流「三」

女神絮絮我爱死你了

墨山无崖:

摸鱼瞎写
白毛狐狸兄弟上线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吃什么?”

意琦行把车停在购物广场的地下车库里,最光阴抱着那个裹了他帽子的塑料袋下了车。

他格子衬衣牛仔裤的打扮很像个大学生,高马尾随他的动作轻轻摇晃,意琦行从车的另一边转过来,恰好看见车道尽头的灯光遥遥伸来,缀上他的发尾。

最光阴眯着眼睛直视那车灯,那神态和他跟小蜜桃大眼瞪小眼时一模一样。意琦行想提醒他那样刺激眼睛不好,话到嘴边又嫌自己婆婆妈妈,便换成了上一个问题的重复。

“吃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”最光阴回过头来,“上去看看先。”

还真是不客气。

意琦行避开他的目光,转身往电梯口走去。

他一路盯着脚下纵横交错的白油漆线,偶尔看见自己锃亮的皮鞋尖冒出来又缩回去。身后最光阴的脚步声一直跟着他,不疾不徐地,似乎也没有追上来跟他聊两句的打算。

意琦行心里松了口气,又有点小落寞。他吃了一惊,觉得遇上最光阴之后他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,心里淡成墨痕的喜怒哀乐都突然鲜明了起来。

停车场里一段路不长不短。按下电梯后,意琦行在电梯门上看到了最光阴的影子。他有些狼狈地转过目光去按旁边的另一个电梯,一抬手却和另一只碰上了。

那只手特别白,袖口也白,意琦行觉得这人全身上下就眼睛不白,然而别人这样吓人,他这样却特别吸引人,堪称蓝颜祸水。

“九千胜!”

最光阴在后面喊。

“咦?”九千胜看了看意琦行又看了看最光阴,笑着说,“好巧。”

意琦行对他点了点头,看见绮罗生站在他哥身后,一脸欲言又止。

“你也来吃饭?”最光阴似乎很高兴。

“周末犒劳一下学习辛苦的弟弟和工作辛苦的自己。”九千胜笑得温文尔雅,“来吃火锅,你们呢?”

意琦行总算知道为什么绮罗生的表情如此内涵了。他对小白毛狐狸投去同情的目光,却发现大白毛狐狸正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。

他顿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。

“哦……”最光阴脑门上好像冒出了个小灯泡,“意琦行我们也去吃火锅吧!”

“好啊,一起一起。”九千胜附和。

意琦行:“……”



电梯空间比较大,最光阴和九千胜站在前面聊天,意琦行和绮罗生靠着后墙。

“我昨天就手贱发了个图给他,”绮罗生郁闷地说,“结果今天他破天荒来接我下补习班,然后直接把我拖来了这里……”

“……”意琦行神色复杂地拍了拍绮罗生的肩,“待会少吃点吧。”

就算是这种天气,连着两天吃火锅也实在令人难受。

“说起来……”绮罗生瞬间换上了调侃的眼神,“你不是带神瑞去看医生么……”

“是啊,”意琦行被他看得脸颊发烫,“怎么了?”

“狗呢?怎么没看见狗只看见你和医生在约会……”

“不是约会!”意琦行觉得脸更烫了,偏偏声音太大,前面两人也都回过头来,九千胜打量了一下意琦行的脸色,“什么不是约会?”

“他说我不是跟他约会,”最光阴懒洋洋地说,“我帮他看狗,他请我吃饭。”

意琦行愣了愣,却听见在最光阴悠闲地朝他说,“你们说话我都听到了,还以为自己声音很小呢。”

绮罗生抽了抽嘴角,低头刷手机去了,意琦行尴尬地僵在那儿,直到九千胜笑着说,“算啦今天我请客吧,谢谢昨天你请我弟吃饭。最光阴一起就行啦。”

意琦行一口气还没松完,大白毛狐狸接着说,“下次你们单独出来我绝对不打扰了。”

“啊哈?”最光阴似乎没反应过来。

九千胜依旧笑着,云淡风轻,君子如玉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死死死。写不下去了。来踢狗。
等我再放假修文。